“40岁的男人还在坐公交”太失败了?

 人参与 | 时间:2023-02-03 01:00:32

  俗话说四十不惑。男人四十岁的还坐人真的什么都看透了?未必。南京有个这样年纪的公交男人,就提出了一个他自己的太失困惑:40岁的男人还在坐公交,我这样的男人男人在南京是不是太失败了?(11月24日《每日新报》)

  有人说,幸福是还坐一种感觉,比较而来的公交幸福不是幸福。对于成功,太失其实也是男人如此。在我看来,还坐大富大贵是公交一种成功,但“坐在路边鼓掌的太失人”何尝不是一种成功?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在《生命意味着什么》说:我们的烦恼和痛苦都不是因为事情本身,而是男人因为我们加在这些事情上面的观念。而弥尔顿在《失乐园》中则说:意识本身可以把地狱造成天堂,还坐也能把天堂折腾成地狱。公交认为40岁挤公交是失败,何尝不是一种折腾?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完美,更充满遗憾残缺,这个世界,终究是属于大多数平凡人的。谁敢说“表哥”、“房叔”、“雷政富”们成功?谁能说这“大部分人”失败?滚滚红尘里有无穷的诱惑,在追求名利的喧嚣道路上,在单调枯燥的俗世生活里,如果你无权无钱无名,日子平淡无奇,但感到踏实,没有惶恐,有幸福感,内心有安宁,身边流淌温暖,生活就是美妙的,就足够。成功不是虚荣的“面子”,而且马上成为过去,当不得饭吃。念念不忘那些所谓的成功者,无异于给自己的命运打个死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作茧自缚,何苦来哉?

  有人说,这世上很多人,一辈子谁也不是。可是谁让人“一辈子谁也不是”的呢?除了这个社会,恐怕主要还是我们自己。一个人一旦认不清真正的自我,不能将那些该摒弃的东西封进记忆里去,那么,“成功情结”病症就一天都无法根绝,就注定无法还原它本来的面目。

  “不与豪富交,我不穷;不与显贵交,我不贱;不与‘人生成功者’交,我不失败;不与名士交,我不自卑;不与风流才子交,我不自惭形秽;不与‘幸运儿’比,我不叹命运不济。”作家陈鲁民的《人生六不交》,我们不妨拿来读一遍,如果犯迷糊,那就再读一遍。然后,再高声吟唱雪莱的《无常》诗:趁天空还明媚蔚蓝,趁着花朵鲜艳,趁眼睛看来一切美好,还没临到夜晚;呵,趁现在时流还平静,作你的梦吧——且憩息,等醒来再哭泣。

  成功就驻扎在每个人的内心,但它与财富无关。

责任编辑:hdwmn_zhj 顶: 297踩: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