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倡廉,别对“贤内助”的期望过高

 人参与 | 时间:2023-02-03 02:58:16

  近日,贤内助广东有关部门在媒体上进行的反腐倡廉廉政宣传中,着重提到了“广东肇庆四会市针对近400名官员配偶开展廉政课程培训”。别对四会市纪委宣教室一位颜姓负责人告诉记者,望过“这算是贤内助一次尝试,希望能找些新的反腐倡廉角度警示官员。”(11月25日《中国青年报》)

  按说,别对选择包括我国当前反腐形势、望过为何反腐、贤内助反腐对官员家庭的反腐倡廉重要性等作为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配偶的培训内容,达到“做个精明的别对‘廉内助’”的目的,只要是望过对反腐倡廉有益,就应当大唱赞歌。贤内助但若联系到腐败的反腐倡廉具体情况,就感到“廉内助”可以培养、别对反腐败还得给力,更不能因为有了这样的培训,就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咱就以雷政富为例。这位位居重庆北碚区委书记的正厅级干部,由于5年前的一段不雅视频曝光网上,被组织免去区委书记职务,并对其立案调查。虽然现在不能断言雷政富一定就是一个贪官(淫官则是确定无疑的了),可从包工头能将18岁的妙龄少女招入麾下,又作为“性贿赂”献给他谋取工程的情节来看,此君绝非只爱美人不爱钱财之辈。而包养“二奶”,也绝不是单凭工资就能应付得了的事情。雷政富如此放荡,一般说来,大约不会将包养二奶的隐情向爱人和盘托出。毕竟用MBA管理知识管理“情人团队”的安徽宣城市委前副书记杨枫,是非常少见的一例个案。一般人想要“家里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维持安定团结的局面,只能靠哄骗隐瞒的办法。这样,你就有个“贤内助”,又能怎么样啊?

  如今贪官包养情妇,绝非是少见的现象,甚至都算不上“潜规则”,而大有公开化的趋势。据不完全统计,被查处的贪官,95%以上包养情妇,有的情人多达100多人,有的情人尚未成年。比如原乐山市副市长李玉书所包养的情妇中,最小的仅有16周岁。这么大的包养比例,要说靠“贤内助”发挥作用,基本就是梦想。当然,能有一个贤内助,以便在关键时候拉他一把,总比两个人坏在一起,二二得四、四四十六、相互鼓励、恶性膨胀还是要好,也可以少一些贪官矫智仁“我戴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一类的感慨。但从总的反腐大局来说,还得加大气力,“贤内助”只能是一个可以借助但不能完全依赖的外力。你想,诱惑可以使接受多年教育培养的官员变质,一个普通家属,怎么就能固若金汤呢?

责任编辑:hdwmn_zhj 顶: 39468踩: 372